第三世的你呢?
我倆的記憶是否已被你遺忘在過去?
只剩我一人苦苦守著那已成曾經的諾言?

「留月,他到了。」守敬醇厚的聲音傳來。

我回過身,揚起最美的笑容來迎接你。

只見到一名男孩向我走來,原來,此生你成了一名早么的孩子。

「這裡是哪裡?爹?娘?」漸漸地你顯出驚慌的神色。
「這裡是黃泉。」我帶著笑意走向你。
「妳…妳是誰?」你有些怯意畏縮地問道。
「我啊?我是負責帶領你的人啊!」一樣的問題,一樣的答案。

你望進我的眼底,悄悄地褪去了懼意和防備。

然後,你突然喊道:「哇!好多花!好漂亮!這些是什麼花呀?」
我訝然,而後答道:「是蘆花喲!」心底湧起幸福的暖意,歡喜得眉開眼笑。
我彷彿又看見幼時的你,心中很甜卻也很酸。
你依舊想不起我的事,我於是陪著你在蘆花叢中嬉遊了半日光景。

「大姊姊,妳好面善啊!」
「是嗎?」也許是最後一次的緣故,心中沒啥顧慮,笑道:「搞不好我前世是你妻子喲!」

你一楞,隨即笑道:「好啊!有個像姊姊這麼漂亮的人當我妻子,當然好啊!不過,妻子是什麼東西啊?」
我不禁笑出聲來。

摟緊了你,幽幽地在你耳邊低聲道:「不管你是什麼模樣,我……」說至一半便住了口。
我對一個不曉人事的孩子說什麼呢?你終是認不出的呀!

人,真好。
可以一直轉生,忘卻了過去,真正地重生與永恆。
不像我們,只能永遠念著那唯一的一輩子,無盡著思念著那些早將我們忘卻的情人。

我陷入了自己的思潮,沒留神到你的雙眼不知何時起直盯著我瞧。

罷了,能夠和你再多相聚這些時光,也夠了。
夠我永遠放在內心低迴了……
我試圖去說服自己,淚水卻不自禁地滴落。
恐是再難相見了呀!

「妳為什麼哭了?」是那女俠的嗓音,卻以著男孩的口吻問道。
然後一雙屬於男人的手撫向我的臉龐,我乍然回神,猛一抬首,只見那第一世的落魄士子的樣貌又重現眼前。

「我…我……」我有些神惚了,這是怎麼回事?
「橋要闔了,快帶他渡橋吧!留月!」守敬的聲音又傳來,伴著本人的出現。
「我…我……我知道…」時限竟要到了嗎?如果再多一點時間,也許你就會…就會…
「我知道妳在想什麼,留月。妳在想你情人會想起妳是吧!那是不可能的!留月!妳清醒點吧!留月!」彷彿是刻意的,守敬一直喚著我的名字。

你的眉間蹙了起來,酸酸地向守敬問道:「你是誰?」
「我啊!是你眼前這名姑娘永遠的同伴喲!比起你的三世之約要實在多了!」守敬皮皮地在邪笑道。霎時間我懂了守敬的好意了。
可是…你非得要我再三地向你說著我的一切,你才會想起我嗎?
罷了!罷了!罷了!

「守敬,夠了!我們…送他去渡橋吧!」約定就是約定,你真想不起來,那也是我的命。
望進你懵懂的眼底,我將滿腹的愛意盡吞心底。
守敬猶疑了下,轉而笑道:「罷了!這可是妳說的!」

是的,這是我的決定。

我牽起你的手,引你走到了橋頭。
從此我們將再難相逢了吧!也許…是永遠不會再見了。
你有些猶豫有些不願,卻仍是任我牽引著你走。

最後了…
這真的是最後一次了……
我再也忍不住,向你跑去。
「千里!我一直一直都愛著你!不管你是什麼模樣!」
言畢,我按下你的頭顱深深地給了你一個吻。
「再見…」
鬆開了手,拉開了彼此的距離後,我道。

你帶著惘然的眼眸直望著我,有些踉蹌地隨著鬼差的催促邁步。
我別過了身,不願再見到你。
不願見到你遠離我的身影。

就這樣了吧?

我對自己苦笑。
緩緩移步離去。


「留月~~」一聲巨喊讓我心驚地回頭。
當我回過頭,我瞧見世上最美的畫面。

熟悉的你的身影奮力向我奔來,一把將我緊抱了滿懷。
我只能緊緊擁著你,心裡泛著道不盡說不清的感動。
然縱使你想起了我,我們只能再於人間相守一回,然後我便得回到這裡,抱著對你的永無止境的思念。
而你,已將我忘卻?一再地重生…展開新的生活……?

不了!我不要再這麼苦了……

我想掙脫你的懷抱,可你卻不放手了。

「我留下來。…與妳一起…永遠。」你喃喃道出了令我意外的話語。
我不禁瞠大雙目,直看著你。

「你…真知道永遠的定義?」我輕聲問道。
「我知道!這是我自己的抉擇!為妳而留,值得。」
我還能說什麼呢?
我也什麼都說不出了,只能緊緊地擁著你。
有你,真好。


尾聲:

不過,守敬呢?
哦!我跟他交換了。他現在應該在人間吧!
啊?
不然妳以為我怎麼能夠待在這裡呢?

創作者介紹

篝火

weiz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