於是,時光流逝

少年和少女。

司和桃。

彷彿是村中人口中連起的名詞,自然而順口,就像他們總是在一起的
身影一樣。

少年的身邊一定有少女,司的身邊一定有桃。
少女的身邊一定有少年,桃的身邊一定有司。

彷彿這是谷中千年不變的道理,天經地義。

司和桃,總是在一起。在山村中那片桃林,在山澗旁的岸上,在附近
的山林裡,以及一幢巨宅---一幢在桃出生時就已經存在的巨宅,聽桃
的爹娘說,這是一互來自京城的大互人家在此建的別莊。為什麼桃知道?
因為桃的父母正是被僱去為這幢豪宅打理的人,所以,這兒很自地成了桃
的一個遊憩之所。

只是,桃不懂,為什麼房子的主人蓋了這麼一幢漂亮的大房子卻不來
住?任憑它空著,只是僱了幾個像桃的父母一樣的人定期去打掃。
偶爾,只是偶爾,會有一批人在盛暑時分來到,小住幾日,藉著山中
的地勢,避去暑氣。

但,桃從未見過山莊的主人。
娘告訴桃說,房子裡的人很高貴,和村人是不同的。
但,不同在哪兒?桃看不出來。

司懂得桃的娘親所指的意思。
司懂得很多事情,桃知道。

每次問司問題,司都可以解答。桃好佩服司,可是,每當司流利地說
著桃不懂的東西時,桃總覺得司離自己好遠好遠。
就像那大房子的人一樣,都是高不可攀的。

可是,司竟懂得桃的心思。

司總不吝惜教給桃所有事物,因此,桃識字,也懂得許多山野村夫所
不會曉得的知識。

司總是向桃伸出它溫暖的手,而桃,也給司一個最甜的笑。

司最留戀的甜美笑容。

打從第一次見到桃就迷上的笑容。

司喜歡桃。


情愫

山谷的小村中,有一首流傳已久的男女間的情歌。
而無疑的,司和桃是村人耳中最適合吟唱的一對。
男的俊,女的嬌,兩人形影總相邀,總相伴和著歌。
悠揚的山歌,在這不食人間煙火般的山谷飄揚。

長者看在眼裡,樂在心底,他們很樂見這麼一對璧人的結果。
桃的娘親總愛拿著桃和司向桃取笑,桃總是嬌嗔一笑。
大夫夫婦總愛拿著司和桃與司調愷,司總是紅起耳根不發一語。

桃喜歡司緊盯著她的目光,那讓桃在心底竊喜,那讓桃感到自己有被
重視的貼心。桃喜歡司偶爾對她親蜜的行止,喜歡被司擁抱的感覺,喜歡
偶爾的兩唇相貼,那是甜甜的滋味。

口甜心也甜。

也許長輩口中說的婚禮會在她和司之間實現,像父母那樣的生活。
一輩子和司在一起,似乎是個不壞的主意。
桃也樂見他們兩人的未來。
如果沒有意外,他們的婚禮將會舉行。

可是,世事總是多變的。

在時光的流逝中,不知不覺,桃已十四歲,司已十九歲。
如果沒有那些人的到來,司和桃將在明年桃及笈後許配給司,一場全
村人早就想看到的婚禮將會舉行。

但那些人來了。

在一個炎炎夏日,那群人伴著那幢豪宅的主僕,以及一個總是蒙著面
的公子,來到了這座村落。

是怎樣引起的,桃已記不清。
而司,根本記不起。因為他…
一切該歸於那塊白玉吧?

司喜歡桃。

而桃呢?桃喜歡司嗎?

是的,桃喜歡,但這喜歡和司對桃的喜歡,似乎有著那麼些不同。

「在這個世間,我只要桃一個人!永遠都不會變!」
司對桃的承諾。

首度讓桃感到震撼的承諾。
「即使我記起了以前的一切,我也不會忘了桃!我也不會丟下桃。」
司對桃說。

大夫說過,司可能一輩子都想不起,也可能突然想起。
「司…」如果司一輩子都想不起他的過去,他會難過嗎?
如果司想起過去,會離開她嗎?

桃希望司永遠陪著她,一個很自私的想法吧!

山谷的炊煙嬝嬝,日頭依舊落下,但炊煙會滅,日頭會再昇。

司的記憶是不是會再恢復呢?司還會再記得桃嗎?



變卦(1)

司的頭疼又犯了。

桃在旁如往常地餵他吃下一些緩疼的藥湯,等著疼痛的過去。
只是,這次的桃特別的心慌。因為這次的頭疼來的不尋常。

在劇痛過後,司方能喘口氣。

「…怎麼又犯了?…這兩天特別的…頻繁呢!」桃有些憂心地說。「
是不是…前些日子遇著的那些人…那個穿著紫緞衣裳的男人說的話讓你…想
到了什麼…?」

司的劍眉微微一皺,他想起那個奇異地感到熟悉的男子。明明從未見過
呀!為何感覺竟不像是個陌生人…那和他失去的記憶有關嗎?可是,也都已
經五年了呀!當時苦思不得的記憶像是一股腦兒地搶著回籠似的。
頭異樣地泛疼。

『你…』司還記得那名異鄉客在初見到他,也是一臉訝異的神色,雖然
隨即便強自鎮定下來。
但在他見到他身上所佩帶的玉佩後,那副激動的模樣再也無法隱藏。他
的表情有驚訝有欣喜,有感動也有寬慰,像是一件天大的喜悅在他身上發生


司不能明白。

為何那陌生的紫衣男子在問明他來到村裡的時間、衣著、特徵等後。
竟說自己是他失散多年的弟弟?
一切都太過唐突,教人不敢相信。世上哪有這般湊巧的事?
失散多年的兄弟最後竟在異鄉重逢?!

紫衣男子對他說了許多他所不知道的過去。和當初司來到這村落的情
況推算起來,一切像是上天巧弄般地吻合,足以見證他就是他的弟弟。
原本他是一個沒有過去,沒有家人,沒有身份的孤兒。在一瞬間,他
所失去的這一切過去竟如貢品般擺在他的眼前。

但是,紫衣男子對他所說的點滴往事,他沒有辦法有任何感覺,只像
聽了個故事。看著他失望的神色,司不禁起了欲想起這一切的念頭。

非常強烈的希望。

導致這些日子來的頭疼。

看向桃愈長愈見美麗的臉龐上,司不禁起了煩憂。

如果他想起過去,會不會將和桃相處的這段記憶給忘卻了呢?

忘了?他能夠忘了嗎?桃的笑臉和身影…能忘了嗎?



變卦(2)

在不知不覺中,他剛來到這兒時所立的墓。
懸崖邊是他已然長成的茁然身影及眾多人合葬的墳。
驀地,像被牽引似地,他轉頭看向另一邊的茂密樹林。
一草一木經過七年多來時光的洗禮,也該留下時間的烙印而變更了吧
!但,為何…

在司的眼中,許久許久以前的回憶,在樹林間化為層層的幻影,再度
回溯到他的腦海中。
那夜,許久以前的那夜,暗夜中的森林是恐怖的。
孤立無助的少年在林中胡亂地奔馳,只為躲避身後緊追不捨的盜匪。
再更久遠一點,少年的爹娘嚴厲不失和藹,溫婉不失脾氣的模樣。
年長的哥哥使劍的帥氣,蹲馬步一整個天的疲累,被逼背書的心不甘
情不願……。

太多的記憶思潮頓時湧上心頭。

頭,不痛了。

但是更沉重的東西壓住了心口。

他,感到十足的迷亂,就像一下子吃了太多食物般地負荷不過來。
他,必須要回去一趟。
在迷離的模糊意識中,他只抓到這一點。

「原來你來到這…」紫衣男子也走至懸崖邊,突然才注意到就在司腳
下的墓「這墓…是當初的趙總管一行人嗎…?」
司看向紫衣男子,嘴唇顫動了許久才能開口:「哥…你是空,司馬空
。而…我是司馬…逸…」
「你…?你想起來了!?」語氣是十足的驚喜。
「是的…我想起來了。」司…喔!不!該叫他逸,逸的表情雖不激烈
,但眼中的迷惑和震撼仍舊明顯,他沒法一下子適應這麼多的事…。
而且,他發現在這些過去的記憶想起的同時,他似乎也再度失去了什
麼更重要的東西。

在逸什麼都還未理清時,破不及待的司馬空已將他帶離了山谷。
逸出了山谷,司也出了山谷。
不留一絲音訊,只留給大夫夫婦一筆銀兩算是報達這七年來的養育之
恩。但,七年的感情豈是一筆錢便能打發的?

「阿司!我來找你了!」桃走到大夫家扣門,像往昔一樣地要找司。
臉上依舊帶著甜甜的笑,只是笑靨在聞聲而出的大夫夫婦說出的話後僵
住了。

頭一次,桃梗笑不出來。

『即使我記起了以前的一切,我也不會忘了桃!我也不會丟下桃。』

話語彷彿還在桃梗的耳盼響著。


創作者介紹

篝火

weiz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